台灣台北市需要先進專業的大巨蛋球場

錚/台灣棒運百年來,關於棒球場的興建,大部分處在草創、不專業的階段。2011年La New主場遷到桃園國際棒球場,改名Lamigo 桃猿隊,是台灣專業經營職業球場的開始,本土球迷漸漸懂得享受球場的舒適、服務,但多數依然處在業餘甚至落後的狀態,這是聲稱棒球為「國球」的國度難以教人置信的!

過去壘球、少棒、成棒到後來有職業賽,幾乎都在棒球場舉辦,沒有專業的區隔,對球場缺乏專業需求的認識,當然就不懂專業球場的興建,更不用提對球隊或球迷的服務。長期以來各地球場隸屬縣市等地方政府管理,若公部門都抱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官僚心態,台灣運動場所的建設、管理、經營當然教人搖頭。

早年想興建或維修棒球場,都是因為要辦國際賽。民國50年北市府想修建棒球場看台,是為了亞洲盃棒球賽,從沒有看台到蓋木階看台,然後是水泥看台,再到有座椅,整整花了40多年的演進。那時候新公園球場就沒有看台,民國50年底改建為亭榭樓閣的花園。

那年代辦大比賽大都在已拆除的南京東路台北市立棒球場,也許是為賀「總統蔣公誕辰」或「慶祝光復節」都挑冬天辦,又冷又容易下雨,沒有人想到需要大巨蛋。第一座巨蛋球場Astro Dome是休士頓太空人隊,為免於午後雷陣雨之擾,建於1965年;東京巨蛋是1988年開幕,台灣球迷大部分的印象是東京大巨蛋,也是台灣棒球開始真正有所收成的時期。

日本球隊常來台灣訪問比賽,最有名的是日本早稻田及慶應兩校的棒球對抗賽,售票的表演賽;民國57年日本讀賣巨人隊來台春訓,前一年先派人檢視台北與台中球場,後來選擇在台中球場集訓,但若下雨排水慢,一度讓讀賣巨人隊場地總管理務台先生十分頭疼,只能期望天公作美,當然結果算是好的,卻沒有讓台灣有意識地改建或強化球場設施。

也因為常與日本交流及世界全壘打王王貞治的關係,認識日本棒球發展與球場的規模,比如當時辦高校大賽的大阪甲子園球場擁有七萬個座位,東京後樂園棒球場可容納四萬觀眾,明治神宮六萬等等,不過我們只習慣羨慕別人。

棒球沒有職業化前,缺乏職業經營管理的球場是合理。但中華少棒隊在美國賓州威廉波特奪得那麼多世界少棒冠軍,一度有「少棒王國」之稱,卻沒有一座如威廉波特主球場那樣的專業少棒球場,真是遺憾,似乎覺得能得冠軍就好,與球場好壞無關。

到職棒時代,進步幅度並不如想像。一來球場都是跟各地政府承租的,跟打業餘沒什麼兩樣;二來球團主場制觀念不足;三是,球團自建球場能力不足。1993年道奇來訪,加強全壘打牆護墊這項讓我印象深刻,讓我們有重視球場安全,保護球員的觀念,但那年道奇幫老台北市立棒球場做的,來台的道奇經理Tommy Lasorda也只是說「可以比賽」而已。

後來陸續辦國際大賽或大聯盟明星隊來訪,無論是比較舊的新莊球場或較新的台中洲際球場,每每重新整修,有一年聲稱是「五星級」的洲際球場,還遭日本隊嫌棄,產經體育報以「台灣球場真是不可思議」的標題報導了這件事。

因而台灣新建球場,我認為最迫切的是專業的設計、經營和永續革新、服務的態度與確實地執行,讓球隊感到安全、舒適,使球迷感到享受,有賓至如歸之感,否則,不論蓋台北市大巨蛋或新竹球場重建,都無法滿足棒壇與球迷的渴望。(今日新聞)

台北大巨蛋2016年啟用 日職來台打例行賽

台北大巨蛋落成日 日職再登台

台北大巨蛋「太扁」無法打全壘打?恐是一日球迷的錯誤想法

遠雄:大巨蛋可打棒球,台北市府為何不信自己人

台北大巨蛋明年完工 施工難度超越晴空塔

2014台北大巨蛋上樑-實固圓盤重型支撐架

遠雄大巨蛋系列報導-我要大巨蛋

About 巨蛋哥